疫情或將倒逼農業數字化進程加速

楊國英(財經專欄作家)
2020-05-20 13:49:14

“去全球化”以及“全球糧荒”的謠言四起,讓“三農”的重要性再次凸顯。 

尤其是主糧和生鮮農產品的供需穩定問題,是不是也需要通過加速變革,建立一種新的“常態”,來應對全球疫情防控、各國“圍墻高筑”的常態化? 

事實上,拋開全球形勢的走向不論,我國農業的問題,長期以來都是供需匹配性不足造成的結構性問題,疫情并沒有改變,而是凸顯了這一問題。我國的農業生產,是以比中小企業實力更為薄弱的家庭為單位進行的,農業的市場化、產業化,農產品從田間到飯桌的供應鏈優化,都有極大的提升空間。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直接瞄準需求端的數字化,成為了疫情時期穩定農產品供需的重要抓手——春節后的疫情,直接帶來了農產品流通阻滯、餐飲業需求縮水、價格不穩定等一系列問題,而數字化的電商直播、物流保障,在很大程度上化解了這些問題,正是這一現象,讓如何通過數字化解決“三農”困境成為了特別重要的議題。 

在政策扶持之外,數字化之于疫情之下的“三農”變革,必然會成為一個以技術升級、模式創新為特色的重要抓手。 

今年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在多地視察時,都肯定了電商“新業態”和直播帶貨的新銷售模式對于推銷農副產品、群眾脫貧致富和推動鄉村振興的價值。而事實上,當前國內的農業數字化實踐對于農業產業化的變革,已經從銷售深入到供應鏈,甚至已經開始從源頭上改變傳統的農業生產方式。 

近幾年,電商平臺明顯在聚焦“產業帶”的概念,對農業的帶動,同樣強調產區、產業、數字生態。電商龍頭阿里巴巴已經提出,將建立產、供、銷三大中臺,在全國落地1000個數字農業基地,對農業產業進行全鏈路數字化升級。

相比傳統的農產品產、供、銷體系,由于電商業態、直播模式與消費者更近,數字技術作為工具,對農業產業化的賦能可以做到以需求為導向。比如,以物聯網技術驅動農產品生產的標準化,用區塊鏈技術保證產品品質可溯源,以海量、實時的消費數據為導向實現農產品的訂單式生產……所有這些,既是以往農業產業化升級的痛點,也是消費者所格外關心的。 

比農業升級更難的,實際上是農民、農村身份的轉型升級。作為已經被脫貧攻堅定義的“三農”之本,農民的利益和需求尤其不能被排除在農業的數字化紅利之外。從目前的電商試點經驗來看,積極引導傳統農民成為“數字農民”是核心——數字化解放了生產效率,這意味著,數字賦能之下的農業一方面需要引導農民科學生產,同時也必然會分化出數字化管理、數字化銷售這些新型職業。堅持這一路徑,可能需要更大的投入,但可以保證數字農業在提高生產效率的同時,又避免對農業人口的擠出效應。 

數字化對農業的滲透,近兩年呈明顯加速之勢,疫情只是再次按下了快進鍵。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首次提出“數字鄉村”的概念;2019年,國家提出的數字鄉村戰略,進一步提出了深入推進“互聯網+農業”,擴大農業物聯網示范應用。商務部5月12日發布的數據則顯示,2019年,我國農產品網絡零售額達到3975億元,同比增27%。 

隨著疫情防控的“常態化”,有兩點變化將是值得注意的。就農業本身而言,隨著農產品網絡銷售的高增長,農民、政府、行業對農業數字化價值的認知全面提升,加之脫貧攻堅進入決勝之年,數字化深度介入“三農”變革的條件將越發成熟。 

數字化不僅是對糧食問題和“三農”問題的呼應,在疫情與經濟兩大命題的摩擦碰撞之下,就適度超前投入推動經濟轉型、增強經濟韌性而言,數字化也是對“新基建”浪潮的順應——在疫情之后的相當一段時間內,數字農業基礎設施的建設必將會加大投入,在“新基建”中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掃碼分享
国语自拍精品视频-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