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曉陽:攜手科技50 領跑中國手術機器人創新

2019-12-18 09:57:35
在20年的行業專業深度服務過程中,付曉陽親歷了眾多海外創新醫療器械技術對醫療行業的革命性改變,但是在為中國病患造福的同時,進口產品昂貴的價格和飽受詬病的服務也是如鯁在喉。

文 | 楊靜

改變付曉陽人生軌跡的轉折點有兩次。

一次發生在距今約20年前的高考。

作為奧林匹克化學競賽名次前列得主,他直到監考老師收化學卷子的那一刻,才發現遺漏作答一頁,無奈選擇了北京醫科大學藥學系,與心儀的臨床醫學專業失之交臂,打小成為醫生的夢想告吹。

1997年大學畢業,恰逢中國第一部醫療器械法規《醫療器械產品注冊管理辦法》頒布并實施,他幸運地成為中國國內最早一批醫療器械行業的從業者。從此職業生涯與醫療器械綁定在一起。

此后的20年里,他所創辦的捷通咨詢成為中國醫療器械行業最知名的一站式綜合服務公司,涉獵范圍包含醫療器械的質量體系、檢測、臨床、法規、市場銷售、會展、獵頭等方面;同時他也憑借對行業的深入了解和廣泛的客戶資源,成為了一名專業的風險投資人。

在20年的行業專業深度服務過程中,付曉陽親歷了眾多海外創新醫療器械技術對醫療行業的革命性改變,但是在為中國病患造福的同時,進口產品昂貴的價格和飽受詬病的服務也是如鯁在喉。

第二次轉折點發生在2017年。捷通咨詢被上市公司并購,來自英國劍橋的初創公司CMR Surgical Limited(簡稱CMR)宣布歷時四年的研發成果:世界上迄今為止最小的也是唯一一臺通用型的外科手術機器人Versius系統。

Versius系統的出現被認為能在由達·芬奇所壟斷的全球手術機器人市場中分杯羹。為開拓巨大的中國市場,CMR兜兜轉轉找到付曉陽。以合伙人的身份,付曉陽和CMR產生交集,由咨詢服務轉為投資實業。

希美安外科器械有限責任公司(簡稱“希美安”),由CMR與付曉陽為主的中方合伙人共同投資。經南翔智地以及科技50牽線搭橋,Versius系統全球制造中心、亞洲研發總部以及大中華區域營銷總部,就設在上海南翔嘉定精準醫學產業園里。

在付曉陽的語境里,Versius并不是要對達·芬奇的市場份額發起沖擊。“大家是手術機器人陣營里的盟友,而非你死我活的對手。”他稱,手術機器人帶給醫生和病患的顯著受益已經形成共識,用最好的技術和無限接近傳統微創手術的成本讓更多的醫生和病人獲益,才是目標和挑戰,也是國產化的原動力。

最早的手術機器人誕生于1987年,由斯坦福研究院(Stanford Research Institute,現更名為SRI International)與外科醫生John Bowersox共同發明了“遠程手術系統”。1994年Frederic Moll博士收購了SRI專利,成立了Intuitive Surgical,歷經幾次迭代,直到1999年,產品才最終實現產品化。為紀念意大利畫家、發明家達·芬奇,研究人體結構最終設計出了歷史上第一個機器人,最終將產品命名為da Vinci。

對于像手術機器人這樣極端復雜、高精密的系統,從研發成功到商業化應用,從醫生手術習慣的培養到軟硬件配合操作的可靠性,對于大多數有志于手術機器人研發的團隊來說都是極難攻克的難題。加上Intuitive Surgical龐大的專利壁壘,更是難上加難。

31-2.png

遇見手術機器人

自己的命運被改變的同時,付曉陽也曾改變過別人的命運。

20年間,他組織實施超過800項臨床試驗研究,成功地為3000余家醫療器械企業取得了超過4000張國家藥監局醫療器械注冊證書,當中70%為Ⅲ類高風險和創新醫療器械產品。在商業和市場推廣服務方面,曾服務超過1000家中外醫療器械企業,“永遠從客戶需求考慮,為客戶提供中國市場整體思路和解決方案,以避免風險和彎路”。他提出的“服務創造價值”的理念依然引領著行業專業服務的發展。

“中國市場雖大,但其復雜性往往也是歐美發達國家企業的盲區;即使是國內的創新公司,如果對行業各個環節缺乏深入了解,仍然會導致風險。”他并不甘心只提供咨詢服務,付曉陽稱,“成為他們的合伙人,不僅僅提供市場、運營、資金等各個方面的整體解決方案,而且親自實現全方面的管理,才能加快先進技術轉化,從而進入醫療機構使用,惠及老百姓。”

Versius手術機器人系統的出現,為他這一想法提供了踐行的機會。

這個誕生在5名英國劍橋大學高材生手上的設備,完全顛覆了達·芬奇機器人的傳統設計,并取得了全部自有知識產權。

結構形態上,Versius系統采用分體式設計,模塊化的手術臂長度和人類手臂差不多,大小僅有38cm×38cm,整套系統不到傳統手術機器人尺寸的1/3,節省了大量寶貴的手術床旁空間。

以人為本,高度模仿醫生的手術操作,機械臂及器械具有11個自由度,高度仿生的設計極大優化了人機交互的過程,醫生學習曲線大幅縮短。

無需固定安裝,體積小巧,可靈活移動,一名護士在30分鐘內可實現全套設備轉移至第二間手術室,大大提升了設備的使用效率。

全部手術動作控制集合在了控制臺手柄上,外科醫生手術時可與團隊自由交流,精準可靠,圖像及動作延遲大幅度縮短,解決了當今全球手術機器人的諸多痛點。

“這種創新并且能產生行業重大變革的技術總是能深深吸引我,而這也將使醫療的質量和效率不斷提高。”付曉陽對《創業圈》表示。這也是CMR的企業理念:Transforming surgery. For good。

這一次,付曉陽是踩在了風口上。

根據麥肯錫全球研究所發布的《引領全球經濟變革的顛覆性技術》報告,手術機器人已經被列入12項技術之中。醫療和手術機器人、機器人增強手術能力以及工業機器人系統,估計占有萬億美元的市場。

在中國,國家也在大力扶持醫療機器人產業發展。自2015年以來,包括《中國制造2025》《國家標準化體系建設發展規劃(2016-2020年)》《機器人產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等政策文件的發布,醫療機器人正在成為國家實現工業 4.0戰略、智能制造升級的重要一環。

在醫保改革大方向下,納入醫保的康復項目由此前的9項增加至29項,醫療機器人的相關費用有望逐步納入醫保報銷范疇。

付曉陽相信,Versius系統的國產化將實現以更友好的價格面向市場,從而推動中國手術機器人領域的變革。“未來Versius系統單臺手術花費是以傳統微創手術成本作為目標,我要做的是讓中國的醫生和病人都能用得起。”

31-3.png

中國智造背后的驅動力

“以合資的方式,同等的產品質量,充分發揮中國優勢,發展高端制造。”付曉陽為Versius系統成本的降低,摸索出了解決路徑。

“希美安不是要作為CMR在海外的子公司,而是作為創新公司來發展。通過探尋國外先進技術和中國制造相結合的路子,來降低成本。”付曉陽介紹,他不屑于只是做進口設備產品銷售代理的角色,“那樣只是獲得了商品的價值,卻沒有獲得企業的價值。”

他把希美安界定為是CMR合作伙伴的定位。基于CMR本身的技術去逐步完成國產化的過程,同時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進一步進行研發和創新。

這并非沒有可能。成本的降低,首先在零配件上就能被證明可行。

機器人手術臂上需要用到的特殊設計的一次性醫用無菌套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進口產品各種費用的疊加,使得當下機器人手術無菌套的售價達到近萬元,而如果把這個放在中國進行制造,售價將有望降低到1/5。

此外,Versius系統有些零配件本就委托其他國家的工廠進行生產。“如果把這些產能受限的部件放在中國制造,就能夠解決關鍵零部件產能不足的問題。”付曉陽稱。

按照他的計劃,在質量和技術指標不妥協的前提下,能夠在中國制造的部分都會實現國產化。而中國制造的設備進入到全球供應鏈后,數量增多,平均單價更能進一步降低。“無論國產還是進口,我們在全球只有一個Versius系統,除了產地不同,沒有任何區別,這是我們中國智造的目標。” 在中國制造并不改變Versius嚴苛的標準。“做醫療器械就是要做到萬無一失,不允許有一絲一毫的差池。”付曉陽強調。

資本回應了Versius系統的擴張計劃。不久前的9月,CMR宣布C輪融資中籌集了迄今為止歐洲最大的私募醫療技術融資,總額達1.95億英鎊。這筆資金的用處就是為加快Versius在歐洲和亞洲的推廣。在此前的B輪融資中,就已經有來自中國的投資機構—浙江絲路基金。

政府部門和有關機構歡迎Versius機器人的到來。付曉陽對《創業圈》稱,上海嘉定南翔鎮政府、南翔智地以及科技50在希美安的落地過程中,根據實際情況提供很多幫助,當中很多的細節,連他自己都未曾想到過。

“常言道萬事開頭難,各地的產業園、稅收和人才獎勵政策不會在本質上有區別,也不是高科技初創公司企業最看重的。”付曉陽判斷,“能夠把方方面面的細節都考慮到,精簡政府事務程序才是最吸引人的。”

能制造出像Versius系統這樣的優秀產品需要的是工業設計制造和醫療領域的完美結合。這點付曉陽深有體會,懂醫療知識的人未必擅長工業設計,同樣工業領域的人才往往在醫療上有短板。

“這也是為什么中國醫療器械發展水平不及發達國家的原因之一。”付曉陽認為,要讓做醫療的和搞芯片設計的,甚至和做互聯網的人才產生交集和趨同,實現1+1>2,高技術醫療器械在中國的研發才有可能取得突破。而上海嘉定南翔精準醫學產業園,恰好提供了合適的土壤。位于上海的地緣優勢也更利于行業間的交流溝通。

機構的報告里亦有佐證。根據普華永道的《全球手術機器人研究報告》,長三角地區由于在醫療設備領域擁有完備的產業鏈條、豐富的市場渠道,已經占據醫療機器人領域區域發展的制高點。

31-4.png

獨角獸的未來

Versius系統在印度的臨床試驗大獲成功,沒有出現一例不良反應,印度頂尖醫生給予了高度評價。這令付曉陽感到欣慰。

信息一經傳播,來自于歐洲、亞洲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大量訂單,打亂了CMR原先的生產計劃。眼見剛剛建成的工廠產能相比訂單捉襟見肘,中國工廠任重道遠。之前反對在中國建廠的公司董事會中的“保守黨”成了積極推進中國事務的行動派。

雖然Versius系統還需要幾年的注冊臨床才能正式在中國開始銷售,付曉陽對希美安的發展充滿信心。“做時間的朋友,我堅信希美安本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他再次向《創業圈》強調。

完全自主創新研發還不是當下中國的醫療器械主流。中國醫療器械相關的法規和標準和發達國家存在較大差距。醫療器械研發體系和環境還較為不成熟,同時也缺乏高技術人才。以國產代替在這個時期是工業發展的一個方向。

付曉陽的商業策略則是從海外引進先進成熟的技術,在已有技術上結合中國實際進行創新改善。希美安是個很好的起點例子,起點高,路徑相對難度降低。

付曉陽稱,很多公司花了3-5年去仿造先進技術,而希美安在這點上就節約了不少的時間。“一旦企業基礎研發時間縮短了,企業價值就能得到快速提升。”他表示,有了基礎的優勢,在發展的過程中也有底氣去收購其他上下游企業,甚至是反向收購技術授權方,實現進一步創新和壯大。

付曉陽稱,科研人員要成為商業高手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但如果企業不愿意投入時間在研發上,只是單純地對標模仿,出來的產品也會大打折扣。研發出來產品,如果做不好商業推廣,或者錯誤地估計了市場需求,則更是一場災難。而這,不是希美安所希望的。技術和市場,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

機器人手術將會是未來醫療手術發展的趨勢。對于這點,付曉陽深信不疑,他給出的判斷是:手術機器人的終極目標就是實現遠程手術。隨著5G技術的推進,終極目標的實現就在不遠處。中國14億人口的基數優勢,將會是各家手術機器人公司商業發展中極其重要的市場。

“現在的Versius系統剛剛起步,10億英鎊估值只是當下。”付曉陽稱,一旦進入大規模銷售階段后,潛力巨大。

除希美安之外,他今年還引進了視光學項目、藥房自動化項目等。“希望通過我們核心投資團隊的努力,每年都有3—5個優秀項目在國內落地,做好拿來主義。”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掃碼分享
国语自拍精品视频-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