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韋博英語大敗局:資金鏈斷裂 多校區關停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9-10-15 04:00:42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10月12日凌晨,高衛宇發出內部信稱,韋博英語曾寄希望于通過融資補發員工工資,但原定的融資計劃不斷被推遲,最終導致資金鏈斷裂。

    時代周報記者 陳婷 實習記者 于津 發自上海 廣州

    “現在讓我們換學校就是拖延政策!”10月14日,為退學費而奔波了整整一周多的靜靜(化名),已經完全不相信大規模關店的韋博英語了。

    靜靜正是第一個在網絡上曝光韋博英語上海總部“跑路”的學員。

    此前她自發搜集的上海地區要求退費的韋博英語學員名單,人數已超過1300人。“整個上海的學員據我所知大概是8000多人,款項涉及上億。”10月12日,靜靜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其表示,上海地區的學員正打算以“詐騙”罪起訴韋博英語。

    感受到欺騙的不僅僅是上海地區學員,被拖欠工資的員工、曾經相信韋博即將有上億元融資入賬的合作方、一大批正在付“分期培訓貸”的普通學員、全國各地的加盟培訓中心……都身處漩渦之中,無所適從。?

    人去樓空

    “韋博英語要倒閉了,你難道不知道嗎?”

    靜靜(化名)向時代周報記者描述,9月29日,她在街頭被另外一家英語培訓機構銷售人員突如其來“告知”韋博英語疑似失聯跑路的消息時,所感受到的震驚程度。

    她氣極了,因為在不久之前的中秋假期,靜靜剛繳費36800元,在韋博英語報了一個兩年的外教小課班。

    “不是詐騙是什么?在8月份資金斷裂、員工都發不起工資的情況下,還搞了兩次促銷活動圈錢招收學員。”在網絡上,靜靜義憤填膺道。

    10月12日,時代周報記者來到位于南洋1931大廈的韋博英語上海總部,如傳聞一般,上海總部內部昏暗、人去樓空,除個別前來收拾東西的員工外,其余便是前來問詢情況的昔日學員。

    一位正在韋博英語10樓辦公區域收拾東西的員工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他已經三個月沒有拿到足額工資,并稱:“我們所有人都一樣。”?

    現場還有一位員工家屬,其妻子是韋博英語的員工,9月剛剛生產,目前在休產假中,他來到韋博上海總部是想找公司開具領取生育津貼的文件。但是,“人去樓空,我去找誰敲章?”

    事實上,此次事件爆料的核心資料,主要來源正是韋博英語的員工。

    早在9月28日,就有北京的韋博員工發爆料舉報信稱,韋博英語北京全部六個校區已經很久沒有發工資,并表示以后各中心都會關店,落款署名“一個有良心的韋博英語員工”。

    正是這封舉報信,掀開了韋博英語資金鏈斷裂的第一道口子。翌日,靜靜便在街頭得到了前文所述的“倒閉”傳聞。

    10月8日,靜靜前往韋博上海總部,卻發現上海總部的韋博員工都在辦理離職手續,彼時,大多數學員對此仍一無所知。

    靜靜向時代周報記者說:“有幾個員工和我說,你們趕緊維權,韋博跑路了,我們今天都在辦理離職。”

    回去后,靜靜在微博上發布上述信息,韋博上海即將跑路的消息迅速傳開。

    10月12日,一名楊姓學員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10月10日,他所在的韋博英語星空廣場中心店還在正常上課,“下課以后我得知了這個消息,白天還在上課,晚上我們50來人就一起去了派出所。”

    楊姓學員告訴時代周報記者,據他所知,外教的報酬并不存在拖欠情況,“我也沒看到討薪的外教。我聽說,可能由于涉及對外形象,外教的工資倒是給了。”該學員表示。

    12日,在上海韋博英語所在的南洋1931大廈底樓,時代周報記者看到陸續有學員前來登記退費信息。但工作人員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他們并非是韋博的員工,只負責收集信息。

    時代周報記者觀察到,工作人員發給每位前來查看情況的學員一份名為“學員信息登記”的表格,收集包括姓名、身份證號碼、聯系方式及所報課程有關信息。

    但多名學員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并不指望這樣的登記能夠取得實際的效果。

    以上海為風波中心,全國各地的韋博英語教學點也陸續受到輻射波及。12日下午,時代周報廣州記者來到韋博英語位于廣州天河保利豐興廣場的門店,該中心已人去樓空;廣州天河北韋博英語門店則正常經營,不過前臺工作人員拒絕了時代周報記者的采訪要求。

    暗潮涌動

    據多位韋博員工透露,拖欠工資始于8月。

    一份由韋博英語員工向時代周報記者提供的視頻資料顯示,8月16日,韋博英語創始人高衛宇在內部員工大會上曾表示,公司即將在近期簽署一份融資協議,將近兩個億的投資款將在10月份到賬。

    高衛宇借此說法暫時安撫了被拖欠工資的員工們。

    但10月12日凌晨,高衛宇發出內部信稱,韋博英語曾寄希望于通過融資補發員工工資,但原定的融資計劃不斷被推遲,最終導致資金鏈斷裂。

    讓靜靜憤慨不已的正是這個時間節點。“不是詐騙是什么?在8月份資金斷裂、員工都發不起工資的情況下,還搞了兩次促銷活動招收學員。”

    9月29日,繳費不足一個月的靜靜向韋博英語提出退款要求。韋博方面稱,會在45天內退款成功,并收走了靜靜的相關合同收據,只留給她一個回執。“我和別人溝通后得知,有人4個月之前就前去退款,也說45天,但到現在什么錢也沒有看到。”靜靜隱約擔心,自己的合同會不會被“騙”走了。

    一位廣州韋博英語江南西中心的學員也告訴時代周報廣州記者,早在國慶節前她就前去申請退款,負責的中心老師表示等節后可以進行辦理,“節后回來,我發現她已經離職了。”

    事實上,韋博內部有部分員工卻早有準備。靜靜向時代周報記者提供了一份從上海韋博內部員工處流出的微信聊天記錄,該聊天記錄顯示,9月,部分上海韋博內部員工及其親友的學費已經在申請退款。

    聊天記錄上,有韋博員工稱:“這兩天還得進錢,要不不夠退的。”

    靜靜很生氣,她認為有理由懷疑韋博員工及其親友拿到的退款,就是源于9月份韋博的大規模優惠招生所得到的現金。“10月7日,在我將此事曝光前,韋博還在收學員的錢!”?

    “韋博們”的經營割裂

    韋博英語在資金運營方面,的確迷霧重重。

    10月12日,時代周報周報記者在其上海總部大廈10樓的前臺處,發現有人在墻壁多處留字,“退費學員去匯鑫1604”“高衛宇將所有資產轉移到開心豆了”等內容。

    時代周報記者了解到,匯鑫1604正是上海世紀開心豆教育培訓有限公司辦公地點。目前,該辦公地點大門緊閉,內部仍有員工正常辦公,門口張貼有公告表示:“如韋博員工及學員有任何訴求,還請聯系韋博方面的負責人協商處理。”

    開心豆是韋博英語的兄弟品牌。在此前高衛宇發布的內部信中,其承認韋博英語的成人通用英語產品業務有不小下滑,但開心豆、韋博青少年英語和出國考試等業務營業額較過往一年都有不錯的增長。

    彼時,高衛宇表示,出于政策要求和韋博青少化轉型的需要,公司正在對教學點進行調整,外界盛傳的倒閉是“別用有心”。

    但另一個事實卻是,開心豆在這場風波之前,悄然換了新的辦公地點:南洋1931商務樓對面的匯鑫國際。

    靜靜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她得到消息稱,開心豆正試圖撇清與韋博之間的關系。“我聽說,現在他們只想保住開心豆。”

    而在9月28日的員工爆料信中,該匿名員工亦提到了開心豆的運營。

    與此同時,高衛宇在10月12日發布的內部信表示,目前開心豆已有新的投資人以有限的資金出資接盤。

    時代周報記者留意到,10月10日,曾用名為上海韋博開心豆教育培訓有限公司的上海世紀開心豆教育培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發生變更,從高衛宇變更為徐曉明。投資人由“上海韋博文化交流有限公司”變更為“上海央澤國際貿易有限公司”。

    事實上,韋博英語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令許多人感到意外。

    韋博英語創立于1998年,在國內英語培訓尤其是口語培訓方面,具有一定口碑和名氣。

    韋博英語官網顯示,該英語培訓機構專注英語教育21年,在全國62個城市擁有154所培訓中心。

    除了韋博英語外,韋博教育旗下品牌還包括開心豆、嗨英語等,業務范圍涉及成人英語培訓、青少年英語培訓、語言培訓、出國游學等。

    但此次風波事件,各地韋博英語培訓中心的反應卻各不相同。

    截至目前,據公開媒體報道,深圳韋博英語尚在勉力運營。并有爆料者在社交網站上表示,門店正在尋求投資。

    10月12日,“西安同城”官方微博稱,11日,西安韋博英語鐘樓中心停止上課,學生家長聚集希望退款,校長稱正尋找風投來支付員工工資以及恢復上課。

    10月11日,據寧波晚報報道,寧波本地的3家韋博英語教育機構已經決定脫離韋博英語總公司,聯合成立獨立公司,繼續做培訓教育。

    三天前,廈門韋博英語發表聲明稱,目前韋博英語福建區域運營良好,一切正常。

    此外,湖南長沙、江蘇昆山、泰州、如皋等韋博都相繼宣稱自己經營良好,工資一直正常發放中。

    10月11日,長沙市韋博英語培訓學校有限公司發表聲明稱,長沙校區有單獨的法定代表人,財務獨立,目前和將來都不會受到影響。

    昆山韋博則表示,昆山韋博屬于加盟校,從成立之初到現在,昆山區域核心管理團隊和財務核算一直獨立運營、獨立核算。2019年9月1日開始,昆山區域具備自主運營權,與韋博教育集團總部僅存在品牌關聯。

    可見,韋博英語在各地的門店并非全部直營,有一部分為加盟模式。

    加盟模式亦存在經營弊端。時代周報記者在生活資訊軟件上查找韋博英語門店地址信息時卻發現,早在該事件爆發之前,韋博英語的相關頁面評論就已經以差評居多;再加上近日來韋博英語的品牌形象一落千丈,雖說目前部分加盟門店都宣稱運營狀況良好,前途卻依然蒙上了陰影。

    學員深陷“分期貸”

    此次韋博風波的最大焦點,在于眾多學員深陷“分期貸款”學費,門店關了但貸款還需要持續支付的焦慮。

    在上海韋博英語學員名單中,時代周報記者注意到,許多學員的付款情況都是分期付款,浦發銀行、廣發銀行、京東白條、招聯金融、百度金融等金融機構及互聯網公司都卷入了其中。

    10月12日,度小滿金融的客服回應時代周報記者稱,韋博機構停止課程后,學員依然需要還款,“有錢花僅是作為支付課程的一種支付方式,與您建立了獨立的借貸關系。因是獨立的借貸關系,為避免影響您的征信,建議您按時還款。”

    京東金融的客服也回應稱,需按京東白條賬期進行按時還款,避免個人征信出現記錄。

    銀行方面也有動作。靜靜表示,“目前除了浦發銀行表示可以暫時凍結學員們的分期貸款之外,其他銀行尚還沒有任何寬限期,目前我們都還在協商中。”

    時代周報記者了解到,分期貸是目前教育領域乃至長租公寓領域常見的一種付款方式,在學員們辦理學費分期業務時,學費已經從資金機構一次性打至了培訓機構。學員們與金融機構形成的是獨立的借貸關系,如果沒有按時還款,會影響到個人征信。

    10月12日,上海正策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祝涵律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從法律上說,金融機構是不會讓步的,也不需要讓步,“學員如果不肯還款,責任得由學員自己承擔。銀行只負責放款,是無過錯的。”

    在高衛宇于12日凌晨發的員工內部信中,他提到,目前韋博英語已與英孚英語達成一致,英孚英語可接受韋博的成人學員和青少學員,昂立少兒、朗閣也在溝通中。

    對此,靜靜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上海學員內部已對高衛宇喪失信任,“他在北京也是這么說的,但是交接得并不好。”

    10月13日,韋博英語發布上海學員公告稱,已就韋博上海區域常規課程學員(18歲以上)的轉學事宜與上海英孚達成一致,并表示上海學員可于2019年10月21?31日前往指定地點辦理轉學相關手續。

    但本次公告僅有韋博英語方面的公司印章,EF英孚教育方面并沒有給出令上海學員安心的肯定答復。英孚僅在13日發表公告稱,其與韋博英語并無任何商業合作關系。韋博英語應對其機構全權負責,并負責與其學員溝通,確保順利轉換。

    身處漩渦中心的韋博英語,以及受到波及的人們,恐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sdzb@time-weekly.com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国语自拍精品视频-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